中国好声音雪缘园:張其武:革命文獻孤本——《紅軍問題決議案》

2020-01-01 09:39:34  來源:察網  作者:張其武
點擊:    評論: (查看)

雪缘园即时直播 www.imfth.com.cn 張其武:革命文獻孤本——《紅軍問題決議案》

  筆者整理自己的藏書,發現一本殘破的小冊子,64開本,繁體字,豎排版,新聞紙,鉛印,14頁,缺封底,封面右邊有“蘇區黨第一次代表大會通過”字樣,中間是書名《紅軍問題決議案》,左邊落款為“蘇區中央局一九三一·十·印”,每頁的版口都印有“紅軍問題決議案”書名。書的紙張已發黃,有煙燻火燒的痕跡,破損處缺一百多字。

張其武:革命文獻孤本——《紅軍問題決議案》

  一、《紅軍問題決議案》是一本重要的革命文獻

  1931年1月7日,中共中央在上海召開六屆四中全會(擴大),在共產國際代表米夫的支持和扶植下,王明取得了中共中央的領導權。最初,王明想拉攏毛澤東,于1931年3月派任弼時、王稼祥、顧作霖3人組成中央代表團,前往中央蘇區江西瑞金,5月撤銷了項英中共蘇區中央局代理書記職務,改由毛澤東擔任,想利用毛澤東在中央蘇區和紅軍中的威望執行王明路線。但是,王明很快發現自己錯了。毛澤東有一整套自己的軍事思想和路線,很多是與王明極“左”路線相悖,并且無法說服和改變。于是,王明又放棄了拉攏毛澤東的打算,在蘇區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前夕,撤銷了毛澤東蘇區中央局代理書記職務,又改由項英擔任,項英被王明路線所俘虜。當時,蘇區中央局形式上是項英掌權,實際上是任弼時掌握,王稼祥出主意,顧作霖打先鋒。中央蘇區第一次黨代表大會于1931年11月1日召開,至5日結束?;嵋橛上鈑⒅鞒?,任主席團主席,實際上是由任弼時、王稼祥、顧作霖3人組成的中央代表團主持,會議的主題是在中央蘇區如何貫徹王明路線。

  根據王明的指示信和電報精神,中央代表團在這次會議上對毛澤東進行了四個方面的批評:一是指責毛澤東從實際出發,是“狹隘經驗論”;二是指責毛澤東在土地革命上犯了“富農路線”,模糊了土地革命的階級斗爭;三是指責毛澤東在發展根據地問題上右傾保守,要求中央蘇區“必須于最短的時間內”與湘贛蘇區貫通;四是指責毛澤東在軍事上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黨包辦一切”,認為“誘敵深入、后發制人”的戰略是“游擊主義的傳統”、“保守主義”、“單純防御路線”等。對毛澤東正確的思想和路線的批判和否定,還體現在大會通過的決議中。這次大會形成和通過了5個決議,分別是《政治決議案》、《黨的建設問題決議案》、《紅軍問題決議案》、《蘇區工會運動決議案》和《共青團工作決議案》?!逗煬侍餼鲆榘浮返牡詼趺魅誹岢觶?/p>

  【“打破黨的包辦主義,把在紅軍中超過政治委員、政治部的職權的各級黨的委員會取消,一切黨的組織,都應該在政治部管理之下,這樣才是徹底實行政治委員制度的主要前提,軍隊中黨的生活,應該是為鞏固紅軍戰斗力和保證命令的執行,而不是包辦一切的。”】

  這標志著“左”傾教條主義在中央蘇區開始否定毛澤東在《古田會議決議》中明確強調的黨對紅軍絕對領導的正確體制——黨委制,從而取消了紅軍中各級黨的委員會,以政治委員“一長制”代替了黨委集體領導,結果使紅軍付出了慘痛代價,一度處于瀕臨覆滅的邊緣。羅榮恒元帥對此評價說:

  【“因為教條主義否定了古田會議的傳統,結果使我們丟了根據地,長征了。”】

  會議之后,遠在莫斯科的王明對毛澤東仍不放心,于1931年11月以中共中央的名義給蘇區中央局發來電報,調整了蘇區領導機構,成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朱德任主席,王稼祥、彭德懷任副主席,同時,宣布取消紅一方面軍總司令、總政委名義及其組織。這樣,毛澤東在紅軍中的職務總政委自然被取消,實際上被解除了軍權。這時,毛澤東雖然沒有了總政委職務,但還隨紅一方面軍行動,參與其主要活動,朱德、周恩來也會征求毛澤東的意見,并能運用前三次反“圍剿”的戰略戰術和經驗,所以指揮紅軍取得了第四次反“圍剿”的勝利。

  1933年,博古到中央革命根據地后,與李德推行進攻中的冒險主義、防御中的保守主義,致使第五次反“圍剿”失敗。1934年10月,紅軍被迫撤離根據地進行長征。長征途中,博古按李德的戰術指揮紅軍,到湘江戰役結束,紅軍折損過半,損失慘重。直到1935年1月遵義會議,才結束了王明“左”傾冒險主義路線在黨中央的統治,確立了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新的中央正確領導,從而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

  《紅軍問題決議案》,是中國共產黨、中國工農紅軍和中國革命這段歷史的見證,對研究黨史、軍史有重要意義,所以說,它是一本重要的革命文獻。

  二、《紅軍問題決議案》為何成為孤本

  《紅軍問題決議案》是一本重要的革命文獻,但目前能查找到的,是中央檔案的原抄件,還沒有發現當年的出版物。1981年經中共中央書記處批準,中央檔案館選編的《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由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于1983年出版,這套“選集”是“內部發行,由縣級以上檔案部門保管,供黨內縣級以上干部和黨史教學研究人員查閱,不準翻印。”該書選編了1921年以來的中央文件和中央負責人的報告、文章,以及反映黨的方針政策的黨報社論,是一部權威的黨的歷史文獻。這套歷史文獻選編有《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紅軍問題決議草案》,是1931年8月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提出的,在后來會上通過的。但沒有“蘇區黨第一次代表大會”通過的《紅軍問題決議案》。筆者將“蘇區黨第一次代表大會”通過的《紅軍問題決議案》與《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紅軍問題決議草案》進行了對比,完全是不同的版本。因此,這本“蘇區中央局一九三一·十·印”的《紅軍問題決議案》,不僅是該決議的最早版本,而且也成為這一革命文獻的孤本。

  這么重要的一份文件,作為蘇區中央局的決議,為何沒有保留下來?筆者認為,有以下四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蘇區的中央文件全部被燒毀。中央紅軍長征離開蘇區時,博古指揮中央機關把所有用品都帶走,請了很多民工挑著擔子跟著紅軍隊伍走,像搬家一樣。但在忙亂中,民工把裝文件的擔子挑錯了,中共中央的文件、會議記錄、向共產國際的報告等,都留在了蘇區。紅軍主力撤離后,國民黨軍隊大肆“圍剿”,根據地丟失,環境險惡。留在蘇區的負責人項英,下令將中央留下的文件全部燒毀,不留片紙,以免被敵人獲得。因此,很多中央蘇區的文件都沒有保留下來。

  二是紅軍長征途中難以保留文件書籍。紅軍長征開始時,帶有許多輜重和壇壇罐罐,行動遲緩,不利行軍和作戰,通過敵人封鎖線時損失慘重,實踐證明紅軍必須輕裝前進,才能擺脫敵人的圍追堵截?!噸斕履昶住芳竊兀?934年11月10日,朱德致電羅邁、鄧發:

  【“依軍委決定迅速將減少的三百擔資料毀棄于分散完畢。”】

  這說明湘江戰役之前紅軍已開始丟棄了一些壇壇罐罐。特別是湘江戰役后,紅軍又多次輕裝,僅帶輕武器和干糧,其余物品全部棄毀。長征后期,不僅要作戰,而且還要艱難地爬雪山,過草地,除毛澤東等特別愛書的高級領導人,不可能有其他人攜帶文件和書籍了。

  三是《紅軍問題決議案》是王明路線的產物,遵義會議后不會有人重視而保留。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召開的遵義會議,對執行王明路線的博古等人進行了批判,紅軍又逐步重新回歸到毛澤東領導的正確路線上來,取得了長征的偉大勝利。那么,對于“左”傾教條主義的《紅軍問題決議案》,即使個別人帶有這份文件,恐怕也不會保留了。特別是延安整風時,任弼時同志對自己在蘇區中央局執行王明路線作過多次檢討。這份有這明顯錯誤的文件,在那時也應屬清理的對象,很難有保留下來的可能。

  四是中央蘇區被國民黨軍隊多次“圍剿”,紅軍物品幾乎全部銷毀。紅軍主力撤離中央蘇區后,中央革命根據地是敵人“圍剿”的重災區,蔣介石憎恨蘇區群眾擁護紅軍,曾下令報復性的屠殺,凡是有子弟在紅軍部隊的人家,“一經發覺,罪及全家”,“殺無赦”,全家滅門,石頭過刀,萬戶蕭條,甚至出現了“無人區”。蘇區的紅軍的物品,甚至哪怕是中共或紅軍的一張紙片,都會惹來滅門之禍。因此,蘇區中共和紅軍的文物非常稀少。當年在瑞金創刊的中央機關報《紅色中華》,最多時發行約4萬份,可是現在非常稀少,連瑞金博物館只收藏有被火燒毀的半份《紅色中華》報。

  筆者收藏的這本《紅軍問題決議案》,也有被火燒的痕跡,破損處少了一百多字。這應該是紅軍家屬或者房東在紅軍走后,主動將紅軍留下的書籍和有文字的紙張藏于墻內或房梁上,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拆舊屋建新房時發現的,并由書商到贛州等地農村收購又高價賣給我的。當時,有一大袋子殘書舊報,如紅軍歌謠、路條、票證、課本、布告、紙幣等。當時,我沒在意,也沒時間整理。最近整理藏書,發現了這本《紅軍問題決議案》,雖說是殘本,但它卻是一本孤本,彌足珍貴。

  三、“紅軍問題決議案”鉛印本與原抄件的比較

  筆者對《紅軍問題決議案》的鉛印本與原抄件進行了比較,發現有許多不同之處。

  第一,《紅軍問題決議案》兩個版本通過的時間不同。據史料記載,中央蘇區黨第一次代表大會,是1931年11月1日召開,至5日結束?;嵋橥ü木鲆槭奔潯居κ?931年11月,但鉛印本封面上卻是“一九三一·十·印”,時間上有差異。其原因,筆者認為有以下兩點:一是“中央代表團”在中央蘇區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前已經起草并印出了這本《紅軍問題決議案》,只是在會上通過而已,會議之前印的時間無疑是“十月”;二是那時人們習慣上多用農歷,可能公歷的11月正是農歷的10月。筆者認為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第二,《紅軍問題決議案》兩個版本通過的稱謂不同。鉛印本是“蘇區黨第一次代表大會通過”,并且放在《紅軍問題決議案》文件標題之前;原抄件是“中央蘇區第一次黨代表大會通過”,而是放在《紅軍問題決議案》文件標題之后。這是因為中共中央代表團到蘇區后,既要代表中共中央,又要主持蘇區中央局,其實后來合為一體,但是當時的稱謂還不統一。

  第三,《紅軍問題決議案》兩個版本的自然段不同。鉛印本全文是23個自然段,中央檔案原抄件是22個自然段。鉛印本最后一個自然段屬于對全文的總結,放在最后作為獨立的自然段,是較規范的公文格式。中央檔案原抄件,把決議的第十一項擴大紅軍的內容與全文的總結合為一個自然段。兩個版本相比較,鉛印本更規范。

  第四,《紅軍問題決議案》兩個版本的文字內容有諸多不同。兩個版本相比較,發現有56處文字有所不同。其中原抄件有抄漏字的,有抄漏單詞的,也有抄漏句的,如第9自然段“在黨內黨權高于一切的觀念沒有打破,所以在組織上產生了各級黨的委員會,這種組織是削弱了政治委員和政治部代表黨和政府”之后就漏有“在紅軍中的最高權威,因此影響到政治委員”這18字,后接“制度不能徹底實行,政治工作不能健全起來,這是主要原因之一”(見圖2)。再如第19自然段的最后一句,原抄件是“須與加緊對指揮員在思想上行動上確能做紅軍的領導者。”鉛印本則是“經與加緊對指揮員的教育訓練同時注意,使每個指揮員在思想上行動上確能做紅軍中的領導者。”鉛印本此處多了16字。

張其武:革命文獻孤本——《紅軍問題決議案》

  圖2

張其武:革命文獻孤本——《紅軍問題決議案》

  第五,《紅軍問題決議案》兩個版本的標點符號有所不同。其中有抄漏標點符號的,有多加標點符號的,也有標錯標點符號的,共有66處不同。這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屬于正常現象。民國時期雖規定了12種標點符號的用法,但不統一和規范,直至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后的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出版總局發布了《標點符號用法》,之后,標點符號才趨于完善,有了統一的用法。筆者認為,標點符號有所不同,只要不影響內容的表達,都屬正常現象。

  【張其武,著名毛澤東研究專家,紅色收藏家,現任國家移民管理局駐三江縣扶貧顧問,原公安部邊防管理局政治部副主任,武警大校警銜。?1957年2月出生,河南息縣人,中共黨員,在職碩士研究生,曾參加過1979年2月對越自衛還擊作戰,時任排長,帶領全排出色完成作戰任務,榮立集體三等功;參加香港回歸安保工作,榮立個人三等功;參加汶川抗震救災,榮立個人三等功,并獲公安部汶川抗震救災先進個人榮譽稱號。曾任社會兼職:中國毛澤東軍事思想學會會員,中國人民解放軍管理學會統籌研究會理事,中國收藏學術研究會會員,全國公安文聯會員,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人文研究所特邀高級研究員,原武警學院(現警察大學)兼職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原公安邊防部隊文聯副主席兼秘書長,原《中國邊防警察》雜志編委、副總編輯、編委會主任,《人民日報》特邀記者等,曾在《人民日報》、《解放軍報》、《中國青年報》、《經濟日報》、《法制日報》、《人民公安報》,《半月談》、《解放軍政治工作》、《政治指導員》、《中國邊防警察》、《黨風》、《作品》、《收藏》等報刊發表文章百余篇,編著政治教材、理論研究、文學作品等書籍十多本,多次參加全國、全軍學術研討會,在省、市和全國多次獲獎?!?/p>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imfth.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