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缘园资料库欧洲杯:是誰逼她說出了真相

2020-03-17 16:41:00  來源: 燕梳樓(ID: yanshulou2019)   作者:燕梳樓
點擊:    評論: (查看)

雪缘园即时直播 www.imfth.com.cn

  作者/燕梳樓

  來源/燕梳樓(ID: yanshulou2019)

若批評不自由,贊美將毫無意義。

  現在,“嫂子”都成了敏感詞。

  人物專訪的一篇“發梢子的人”,竟然到了被全網通輯的地步,也把武漢嫂子、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愛分送上了風口浪尖。

  人們第一次知道,原來武漢八君子的梢子,是她發的。

  隨后,被逼瘋的網友各展神通,吹梢文被編輯成數十種文字接龍轉發。

  二月集體點蠟,三月擊鼓傳哨。

  這是有自媒體以來最大的集體性事件。

  但我心疼的是這分,她現在和以后怎么辦?

  畢竟,她還要在醫院繼續戰斗,還是兩個孩子的媽媽。

  捅了這么大一個窟窿,院長書記們豈能饒過她?

  或者,她已經做好舍身取義的準備?

  武漢的鋼,全在她身上了。

  01

  事實上,這并不是她第一次給醫院“抹黑”了。

  早在去年12月16日,中心醫院就接診了一名病人。通過高通量測序,口頭報告是冠狀病毒。

  12月30日,她拿到又一名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職業的嗅覺告訴她非同尋常。

  她用紅色筆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后,一方面向院方報告,一個方面傳給同濟醫院的同學進行對比驗證。

  最后,作為急診室主任,她還做了一件事,就是提醒自己科室的同事們注意防護。

  她到現在也堅持認為,這是她作為一名醫生、一名科室領導應該做的。

  當晚,這份帶紅圈的報告流出,隨后傳遍了武漢醫生圈。有八位醫生心生側隱,又轉發給到了一些親友群。這就是后來被訓誡的武漢八君子。

  很難想象,如果不是她及時遞出這把梢子,不是這八個人又把梢子悄悄吹起來,后果是不是更為慘烈。

  但她沒有想到的是,當天晚上10點20分,醫院就轉發了上級通知:不得隨意發布不明肺炎相關信息,避免引發群眾恐慌,否則嚴懲不殆。

  醫院領導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1月2日上午,紀委和監察室找她談話,同時被約談的還有其它同位醫生,包括眼科醫生李文亮。

  怎么約談的呢?

  她本以為領導會平心靜地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她甚至準備好了對新型冠狀病毒的一些防控和預警措施,但等待她的卻是撲面而來的嚴厲斥責:

  你視武漢軍運會后城建成果于不顧;

  你是影響武漢安定團結的罪人;

  你是破壞武漢向前發展的元兇。

  三個排比句,直接把她訓懵了。瞬間,她覺得天昏地暗。

  做了一個醫生正常該做的事,怎么就成破壞全市發展大好局面的罪人了?

  面對這么大一頂帽子,她崩潰了。

  02

  被訓誡后的愛分立即提出辭職。

  但院方沒有同意。眼看著病人越來越多,她帶著一口氣,準備“戰死”在崗位上,甚至都和老公交待了“遺言”,這讓老公很莫名其妙。

  作為一名醫生,她深知冠狀病毒的傳染性。從1月1日開始,她就要求科室所有人必須戴口罩、戴帽子、用手快消。

  看到有個交班的男護士沒戴口罩,她當場就罵:以后不戴口罩就不要來上班了。

  愛之深,罵之切。她做到了一個負責人該有的負責態度。

  1月9日開始,她看到一名病人在大廳大聲咳嗽,又要求對前來看病的病人發口罩,一人發一個,不計成本保安全,但不能說人傳人,這是“紀律”。

  1月12日,當醫院出現第一例醫護人員感染病例時,院領導召開緊急會議,要求把“不明肺炎感染”的報告改成“兩肺散在感染”。

  1月16日,在該院已經出現26例職工感染病例的情況下,領導依然嚴肅強調:沒有人傳人,可防可治可控。

  所有人,都給我沉默、閉嘴!

  所以1月15日,該市對外宣稱依然是無醫護人員感染。

  這還不是最讓人寒心的。

  如果說是因為主管部門有要求,是“堅決貫徹落實上級有關指示精神”,那么對下呢?是怎么對待全院4300多名醫護職工的?

  作為距離海鮮市場最近的醫院,每天有大量疑似病人涌來,很多患者在排隊時排著排著就倒下了,在這樣一種情況下,仍然不允許醫護戴口罩、穿防護服,任憑醫生職業暴露在病毒之下。

  甲乳科主任江學慶因為戴口罩去開會,被院領導當場批評“大驚小怪,擾亂軍心”。

  此后,這位被無數患者喜愛的60分貝“暖醫”被感染,一步步衰竭,直至死亡。

  除夕夜的時候,醫護查房,連鞋套都沒有,只好用垃圾袋套腳??謖指荒鼙V?,醫生只能里面戴個工業N95,外面再套個外科口罩。

  在疫情高峰期,醫院物資已經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大家以個人名義去求援,再一次受到院方阻攔。甚至在一度“斷糧”的情況下,醫院對捐贈來的1000斤大米,仍然拒之門外!點擊查看:劉少奇去世真相,莫要再以訛傳訛!

  進入2月份的時候,防護服已經山窮水盡。一線醫護只能自己動手用雨衣改造防護服。有人甚至用家里的垃圾袋裹住手腳和脖子,權當“鎧甲”。

  看著同事們穿著薄如蟬翼的自制防護服,再看到身邊的同事一個個倒下,愛分哭了。

  這哪里是醫生,這就是一群不要命的“死士”啊。

  她再一次崩潰了。

  03

  事實上,她曾經一直是醫院的“紅人”。

  并非如現在這般,充滿了怨氣和斗爭精神,好像非要和領導們過不去。

  在醫院的官方微博上,至今還掛著2月14日的專題報道,在這篇《200名急診人的40個日夜》的文章里,對她和她帶領的團隊進行表揚:

  “急診科黨支部書記、急診科主任愛分帶領200多人的團隊,連續奮戰40余天,日夜堅守在發熱門診、留觀病房、搶救室,用信心、耐心和愛心護佑患者”。

  而就在此前一天,湖北日報以《時時都在拼搏,天天都是戰斗》為題,對愛分的報道也堪稱濃墨重彩:

  ……病痛、恐懼令留觀病房內氣氛壓抑,但急診科黨支部書記、科主任愛分說:“即使不能直接救人,至少我們能去安慰和關心病患。”

  ……前來查看病情的艾芬發現,在一旁照顧趙阿姨的丈夫沒有戴口罩。她拿出自己省下的口罩遞給他,并叮囑他做好防護。

  ……急診室、發熱門診、留觀病房不分晝夜,很多醫護人員一個多月沒有與家人團聚,高強度的工作下情緒波動,于是,她甘當同事們的“知心大姐”,甚至是“出氣筒”。

  《人民日報》更是在3月8日婦女節這一天,在頭版頭條位置致敬抗疫一線的“半邊天”。文中寫道:

  穿上防護服,帶上護目鏡,中心醫院急診科的200多名醫護人員連續40多天日夜堅守,不懈奮戰。急診科主任愛分和同事們沒時間擔心自己安危,顧不上照顧家人周全。

  “大家都想著多一點時間,多一次堅持,就能多救一個病人”。

  這一切正能量的宣傳,都在兩天后的3月10日,被《人物》推出愛分專訪打破了。

  在那篇文章中,可謂字字戳心,句句含淚。

  此時,醫院已有4名醫生去世,4名瀕危,還有230多名感染。多個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維持。

  傷痕累累,傷亡慘重!

  瞬間,中心醫院被輿論推到風口浪尖。

  而艾分,也從一名單位“先進”站到了醫院的對立面。

  那么,是什么原因讓她決定必須要說出一切,撕碎虛偽,打爛官僚,置自己的前途與個人安危于不顧?

  為真相,為憤怒,為良知?

  壓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究竟是什么?

  04

  成年人的崩潰,總是無聲的。

  而在崩潰的前夜,一定是流過1000次眼淚。

  李文亮是此次疫情中因病毒感染倒下的第一個醫生。當她聽說這個之前不太熟悉的年輕同事重癥搶救后,大吃一驚。

  她隱隱覺得,他的病情和訓誡之間有沒有關系?悲觀情緒會不會導致病情加重?

  而李醫生去世當晚,醫院竟然連一臺ECMO都沒有。在9:21分已經停止呼吸的情況下,仍假模假樣地作最后無謂努力,直到第二天凌晨2:58分才對外發布消息。

  這一夜,無數媒體被帶進溝里,發了兩次訃告。

  這讓內部知情的醫生們離奇憤怒。

  之后,李文亮同科副主任梅仲明也不幸逝世,被人們稱為“明亮組合”的兩盞燈都被病毒拉下了開關。

  有人寫了一首詩表達紀念:

  古琴臺下無明亮,吹哨人前后死生。

  此后仲春何敢聽,梅花落盡子規聲。

  同事們一片悲傷,在朋友圈發布哀悼他們的照片。但院方非常強勢,一一找他們談話,要求刪除所有相關信息。

  于是,所有的群瞬間安靜下來,在死亡陰影的籠罩下,一片靜悄悄。

  事實已經證明李醫生是對的時候,為何院方連同事的悼念都不能允許?是做賊心虛還是上級指令?

  這讓艾分內心再一次遭到了重創。

  后來領導找她談話,她特別想吼出內心的憤懣:

  你們批評錯了,我想要一個道歉!

  但至今未能得到任何人一聲抱歉的話。她只能在掙扎與后悔中度過。

  后悔當初自己沒能大聲疾呼,后悔沒有及時提醒更多的同事。

  早知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

  一聲老子,剛烈異常!

  05

  真正讓她崩潰的,是一位“老大哥”的倒下。

  她是3月1日凌晨5點決定接受采訪的。半小時后的5點32分,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學慶去世,享年55歲。

  這位曾因帶口罩參加會議被批評的優秀甲乳專家、首屆“中國醫師獎”獲得者,在后來的工作中,再也沒有戴過口罩。

  在患者心中,他從來都是聲音不會高過60分貝的暖醫,更像是朋友、兄長,從來不擺架子。找他的病人很多,這讓她在過年過節時往往都在做手術。

  已退休的老職工于林最后一次看到他時,他還在給病人看病。雖然已經下午了,但飯還在旁邊放著。

  江學慶看到她時,立即說:

  “大姐,你來這兒干什么?這里很危險,你辦了事趕快走。”

  而他自己被病人圍著,連口罩都沒戴。

  江學慶去世后,女兒給爸爸寫了一封長信,說她爸爸的時間全部給了病人。

  在醫院的強壓之下,沒有人再敢發朋友圈悼念。87位群成員的甲乳科室群,同事們把頭像全部換了蠟燭圖片,只留下一張照片頭像,那是已經去世的江學慶本人。

  被蠟燭包圍的江學慶,看起來還是那么健康,那么溫暖。

  這是無聲的抗議,無聲的吶喊,和淚流心底的紀念!

  送走一位又一位“好兄弟”、“老大哥”,中心醫院進入了史上最痛苦的至暗時刻。

  而醫院的最高領導,卻在疫情爆發后鮮見蹤影。

  直到2月14日,政府要求院領導必須24小時在崗之后,她才住進醫院,還不忘安排人裝上沐浴,安上浴霸,因為她“洗澡怕冷”。

  3月8日,在全國向抗疫一線的女戰士們致敬的時候,數月未到過病房的院長書記們才穿著厚厚的防護服走進病房,并拍照留念。

  照片上,院長大人做出了一個勝利手勢。

  整整兩個月的時間里混沌無序,白日灼心。數名醫療骨干倒下了,還有幾名在搶救,200多名在治療,這是誰的勝利?

  春天的花開了,有人卻永遠留在了冬天。

  這一刻,很多人把心住進了墳墓。

  06

  兩天之后,愛分應邀采訪。

  這一次,她沒有聲淚俱下地談論她的團隊如何不容易,他們的醫院如何擔當使命沖鋒在前。

  而是充滿了憤怒,吼出了內心壓抑很久的積怨。

  她已經抱著誓死之決心,與曾經與過去那個唯唯諾諾的愛分告別,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這么多倒下的同事,這么多故去的人們,得有人負責,得有人出來謝罪!

  于是,她開始撕破臉皮,把她所經歷的一切和盤托出,毫無保留!

  隨后,又有十多名醫生接受南方周末、財新專訪,還原了中心醫院如此慘烈背后的種種怪象,同她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

  這些平時非常聽話的一線醫護人員,直接“點名批評”院領導,表達自己的不滿,這在之前是非常少見的:

  “他們原來一個是坐辦公室的,一個是上級部門官員,只有官威,沒有體恤。”

  事到如今,他們已經悲傷到無以復加。很多人表示,等疫情過去,就辭職轉行。

  一些老職工無比痛心:

  一個100多年歷史的好醫院,就這樣被毀了。

  現在,其實我們最擔心的是愛分的境遇。

  會不會又被訓誡?又將面臨什么樣的處罰?

  愛分,愛有幾分,恨就有幾分!

  而這,僅僅只是這次疫情中的一個切面,一個縮影。

  一個市級醫院,沒有那么大權力全網刪文。而面對洶涌而至的全民接龍,卻又沒有任何官方的只字回應。

  到這里,大家似乎也就不難明白,為什么調查組一個多月仍然給不出一個調查結果。

  背后的復雜和難度可想而知。

  但不管多難,也不管多久。我們都愿意等。

  若批評不自由,贊美將毫無意義。

  歷史需要真相,生命需要祭奠。

  作者:燕梳樓:風險作家,情懷寫作者,關注社會熱點的老炮兒。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imfth.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ganrao} 广西快三中奖助手手机版 黑龙江22选5中奖情况 小日本黄色片做爱a级片视频 麻仓优番号 山东麻将怎么胡牌 手机捕鱼信誉平台 pk10论坛 优乐江西麻将手机版 大庆麻将52麻将微信群 内蒙古快三预测号一定牛彩票网 山东十一运夺金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一赛车开奖直播 直播吧排球比分 安凯客车股票股吧 心水贴四肖期期中特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