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害市場經濟的鴉片——“利潤最大化”之謬(一)

2020-01-01 10:38:53  來源:烏有之鄉  作者:古家林
點擊:    評論: (查看)

雪缘园即时直播 www.imfth.com.cn   公有制和市場經濟是否兼容的問題,在改革開放之初,曾經是理論界的一個爭執不休的難題。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公有制和市場經濟相互適應,彼此促進,成功匹配,兼容問題已經成為不是問題的問題。但是對于公有制和市場經濟為什么能夠兼容,在理論上至今似乎并未能真正解決。

  當初在談論公有制和市場經濟兼容問題時,有人認為,公有制和市場經濟之間存在著這樣一個基本矛盾,就是“由國有企業的基本性質所產生的與市場經濟的矛盾。”其主要表現之一,就是“國有企業通常不能以企業利潤為唯一目標,政府決定建立國有企業通常賦予其一定的政策目標,要求企業達到某些公益準則。”(見金碚《何去何從——當代中國的國有企業問題》,今日中國出版社1997年版,第346頁、第349頁)意思是說,把利潤作為企業的唯一目標是市場經濟的要求,而國有企業的基本性質則決定它不能把利潤作為唯一目標,從而限制了國有企業和市場經濟的兼容。

  而據有關介紹,自由主義經濟學認為,在私有產權制度中,所有者擁有企業資產的剩余索取權,他們會因高效經營而收益,也會因低效或無效的經營而受損,因此,利潤最大化對企業主有很強的激勵-約束效應。而在國有產權制度中,企業資產的所有權不屬于任何個人所有,因而任何個人都不能對企業的資產提出剩余索取要求,這就決定國有企業的最終所有者缺乏監督國有企業提高利潤的激勵。作為國有產權代表的政府,又因為同時是社會生活的管理者,有可能為了其他目標而犧牲利潤最大化目標。此外由于在委托一代理關系中的高成本,政府很難有效監督每一個國有企業都能夠遵循利潤最大化的原則。因此,利潤最大化這一目標對于國有企業很少有激勵和制約效應。(參見劉凡、劉允斌《產權經濟學》,湖北人民出版社2002版,第199-200頁)

  把企業利潤作為唯一目標,與把“利潤最大化”作為目標,或者說把“利潤最大化”視為企業應當遵循的原則,雖然言語的表達上因為看問題的角度不同而有所區別,但在實質性內容上似乎并無不同,可以說一脈相承。如果遵循“利潤最大化”的原則,自然地會把利潤作為企業唯一目標,而不把利潤作為企業的唯一目標,企業就不可能追求“利潤最大化”,因此,感慨國有企業不把利潤作為唯一目標者,其實也就是說國有企業不可能實行“利潤最大化”,從而限制了國有企業和市場經濟的兼容,也就是說國有企業不可能和市場經濟從根本上兼容,或者說真正兼容吧。

  確實,國有企業不應當、也不可能把利潤作為唯一目標,不會以“利潤最大化”作為需要遵循的原則,這一點毫無疑義,但這絕不等于說國有企業和市場經濟就不能從根本上兼容,或者說不能真正兼容。因為,“利潤最大化”并非市場經濟的要求,視“利潤最大化”為市場經濟的要求與實際情況不符。

  所謂市場經濟,大家知道,就是根據供求關系,通過商品交易進行資源配置的方式。既然市場經濟任務是進行資源配置,那么市場經濟的基本要求必然是,市場主體(企業或個人)能夠源源不斷地提供滿足社會需求的商品(勞務)。市場經濟和計劃經濟在這一點上似乎沒有什么太大的差別,兩者的不同只在于前者是通過商品交易的經濟手段來實現的,而后者則是用計劃撥付的行政辦法來完成的。

  市場經濟既然是用商品交易的經濟手段來實現資源配置,那么也就不得不考慮商品的價格、成本,不得不以利潤作為杠桿來促進商品的流通。因為每一個進入市場交易的主體都有自身的利益,都需要通過商品交易來贏利。在提供社會所需要的商品或勞務時,如果無利可圖,或者利潤極其微薄,市場主體連簡單再生產都可能難以維持,更不要說擴大再生產了。只有商品的交易能夠有利可圖,才能調動商品供給方的積極性,而且是利潤越多積極性越高,從而保證資源供給的源源不斷。當某種商品的利潤相對豐厚,往往說明這種商品存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于是資本就會向這方面流動,從而增加這種商品的供給。某種商品的利潤微薄,通常說明這種存在供過于求的問題,一些資本就會從這里流出,減少這種商品的供給。商品(資源)的供求平衡就這樣借助于利潤的多少來進行調節,這樣的調節反復進行著,從而是市場經濟充滿生機勃勃的活力。

  利潤是市場經濟不可或缺的促進劑、潤滑劑,是促進資源優化配置的動力源。不過,市場經濟對利潤的依賴,只在于商品交易會產生有贏有虧、有賺多有賺少、有虧多有虧少的差別,因為正是這種差別促進了資源的優化配置。至于在商品交易中誰贏誰虧、誰贏利多誰贏利少、誰虧損多誰虧損少這樣的問題,市場主體十分關注,但從整個市場經濟的角度看來似乎無關緊要。對于市場經濟來說,只要有人贏有人虧就行了,虧損的,支撐不住退出去,自然會有后來者頂上來。有贏有虧,有進有出,地球照轉,市場經濟照樣運行。這就意味,追求“利潤最大化”更多的是市場主體的主觀愿望,而非市場經濟的客觀要求。

  正因為市場經濟的基本要求,是市場主體能夠源源不斷提供可以滿足社會需求的商品(勞務),而不是利潤的多少。所以,一些市場主體事實上也沒有把利潤作為唯一目標,只是受自由主義經濟學忽悠,他們自己卻沒有意識到而已。作為市場主體,不管是企業還是個人,即便其目的就是要賺錢,但是能不能賺到錢并不取決于他的主觀動機。要想賺錢,他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市場需要什么,自己能為別人提供什么,然后才是自己提供的東西能不能賺到錢,能賺多少錢。當市場主體的自覺地按照市場經濟的客觀要求,生產并提供能夠滿足社會需求的商品(勞務)時,就會生意興隆,就能賺得盆贏缽滿。而當市場主體不去研究市場需求,只是一味地想著賺錢,生產并提供的商品貨不對路,不能滿足市場的需要,就可能滯銷積壓,賺不到錢,甚而至于血本無歸。這樣的事例數不勝數。事實充分說明,“利潤最大化”不是市場經濟的要求,甚至也不應當是市場主體的唯一目標,只有把滿足市場需求放在第一位,才符合市場經濟的需要,也才能使市場主體的利益得到應有的保證。

  “利潤”不應當是企業的唯一目標,甚至不可能是企業的首要目標,“利潤最大化”更不應當成為企業必須遵循原則。適度的利潤有利于市場經濟正常運行,但是作為市場主體的企業總是把“利潤”視為唯一的追求,以圖獲得多的不能再多的“最大化”利潤,就把對利潤的追求推向了極端,物極必反,就會給市場經濟的運行帶來災難性的影響。

  在商品交易中,有一個人們耳熟能詳的詞就是“討價還價”。所謂“討價還價”,通俗地說,就是“漫天要價,就地還錢”。比如,買賣雙方就某一個商品進行交易。我們假定,賣方的報價是三萬元,而買方的出價是一萬元。商品的實際成本也就是一萬元,對于賣方來說,將這一商品賣出三萬元的價格,可有二萬元的利潤,收益是最大的。而對于買方來說,能以一萬元的成本價買下這一商品,就相當于自己獲得了二萬元利潤,收益也是最大的。如果買賣雙方都要堅持自己的“利潤最大化”, 各執一端,互不想讓,其結果可想而知。要想交易成功,交易雙方都必須作出讓步,不再癡迷“利潤最大化”,而是謀求相對合理的利潤。經過“討價還價”的反復談判,最終就可能達成以二萬元成交的共識。這樣,該商品交易中的二萬元利潤空間一分為二,各得一半。當然,實際交易中的利潤空間,未必都是“五五分”,由于各種主客觀原因,也許是“四六分”、“三七分”,甚至“一九分”都有可能。但不管怎么說,只有交易雙方不執著于自己的利潤要“最大化”,而是采取互惠互利、合作共贏的態度,交易才能成功??梢運?,任何正常的交易都是互利雙贏的結果,也正是在這樣的互利雙贏中實現了社會資源的有效配置。

  “市場失靈”是市場經濟條件下存在的一種普遍現象。市場經濟為什么會失靈呢?事情明擺著,就是因為市場主體往往偏好“利潤最大化”,是“利潤最大化”惹的禍。“市場失靈”的典型表現就是公共產品的缺失。由于為社會提供公共產品往往利潤微薄,甚至無利可圖,不可能實現“利潤最大化”,從而引不起私人投資者的興趣,從而導致了公共產品的缺失。在這種情況下,崇尚私有產權的西方國家不得不興辦一些政府企業來提供公共產品,以彌補缺失。而在我們的國家,由于處于主導地位的是國有經濟,不會為“利潤最大化”所迷惑,而大量投資于公共產品的生產以滿足社會的需要,這就使市場失靈幾乎不成其問題了。事實說明,利潤至上對市場經濟來說,可謂有害無益。把利潤作為企業的唯一的目標,視“利潤最大化”為企業遵循的原則絕不是市場經濟的要求。我們無法設想,導致市場失靈的“利潤最大化”,會是市場經濟的自身要求,這幾乎是經濟學理論中的一個“天方夜譚”式的故事了。

  還有,在市場經濟的運行中常?;岢魷忠恍┗炻蟻窒?,而這些混亂現象的產生也無不與“利潤最大化”有關。那些制假售假、以次充好、偷工減料、囤積居奇、哄抬物價、壟斷經營、不當競爭、索賄行賄、爾虞我詐,乃至制毒販毒、拐賣人口、威迫賣淫,傳銷詐騙等等,哪一件不是為了“利潤最大化”,哪一件不可以用“利潤最大化”來解釋。馬克思在《資本論》的腳注中引用過他人的這樣一段話:“資本害怕沒有利潤或利潤太少,……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潤,它就保證到處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百分之三百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如果動亂和紛爭能帶來利潤,它就會鼓勵動亂和紛爭。”(《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65頁)形象而生動地說明了資本對利潤的貪婪,以及“利潤最大化”對社會危害。

  市場經濟不要求市場主體把利潤作為唯一目標,不希望他們追求“利潤最大化”,相反,市場經濟中的“利潤平均化”的趨勢,有效地遏制著“利潤最大化”的貪欲。大家都知道資本利潤率存在著“平均化”的趨勢,而這個趨勢的產生正是由于市場經濟作用。當市場上某方面的商品供不應求時,商品的利潤率就高,資本就會向這方面流動,供不應求的狀況就會改變。隨之而來的就是供求平衡,乃至供過于求,不管資本對利潤的欲望多么強烈,商品的利潤率還是會降下來,而不會無限度地繼續上漲。市場經濟對利潤的這種遏制作用,不僅體現在利潤為正數的時候,同時也體現在利潤為負數的時候。也就是說,市場經濟既有遏制“利潤最大化”的作用,也有遏制“虧損(負利潤)最大化”的作用。當某方面的商品供過于求時,商品的利潤率就會降低,甚至有可能成為負數,于是不少資本就會相繼流出,有關商品也就會發生從供過于求,到供求平衡,再到供不應求的變化,那么虧損現象將不復再現,利潤率也就會由負變正。市場經濟對“利潤(虧損)最大化”的遏制充分說明,市場主體的“利潤最大化”的主觀愿望和市場經濟的“利潤平均化”的客觀趨勢是相悖的,把“利潤最大化”視為市場經濟的要求,沒有任何邏輯基礎和現實依據。

  終上所述,市場經濟的運行少不了利潤的作用,但追求利潤與其講是市場經濟的客觀要求,毋寧說是市場主體的主觀愿望,也許這樣說更為貼切。正當的、適度的利潤有利于促進資源的優化配置,但對“利潤最大化”的執著,并無益于市場經濟更好地發揮資源配置的作用,甚至會給市場經濟的運行帶來極大的危害。鴉片、大麻等毒品刺激性要比茶葉、咖啡等大得多,但是人們一般不會為了單純地追求刺激的強烈,而去吸食毒品走上不歸路。“利潤最大化”如同鴉片、大麻一樣,激勵的力度雖大,但對市場經濟秩序的破壞也是相當嚴重的,我們絕不能僅僅為了激勵的力度而選擇“利潤最大化”。市場經濟離不開利潤的作用,人們的選擇應當是謀求正當、適度的“合理化”利潤,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市場經濟的健康運行。國有企業不以利潤為唯一目標,不遵循“利潤最大化”的原則,并不等于國有企業不重視利潤,只是國有企業謀求正當適度的合理化利潤,與市場經濟的客觀要求相一致、相吻合。這也就說明,為什么在專家學者對國有企業和市場經濟是否兼容的問題還在爭論不休的時候,國有企業和市場經濟已經兼容匹配、相得益彰,給我國的經濟發展帶來了嶄新的氣象。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imfth.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