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缘园资料库西甲:老田:江青曾經自比(居)過武則天嗎?

2020-01-16 09:49:17  來源:雪缘园即时直播  作者:老田
點擊:    評論: (查看)

雪缘园即时直播 www.imfth.com.cn   說江青比武則天還兇,原本是譚震林罵江青的“壞話”,在后文革時段就演變為江青自比武則天甚至要當女皇了,還有相當一些“權威人士”出面為這個謠言背書。本文擬對相關文獻,做一個粗略的考據和梳理,返回到歷史現場去看看彼時彼地的實際狀況,到底是怎樣的。

  文革期間,把江青與武則天的名字聯系在一起,譚震林是第一個。1967年2月17日,譚震林給林彪寫信,其中有部分文字看起來是專門為毛主席抱不平的,上綱上線說江青不尊重毛主席:“他們不聽主席的指示,當著主席的面說:‘我要造你的反’。他們把主席放在什么地位,真比武則天還兇。”【見附錄一】

  2012年11月上旬,在上海訪問戚本禹時,特意問過此事經過。據戚本禹回憶,是某件小事上江青與主席有些不同看法,主席也沒有附和江青的意見,江青用對丈夫撒嬌的口氣對主席說:“主席我要造你的反”。此事被譚震林抓住了,他原本就別有懷抱,正好借題發揮一把,所以就起草了那封為主席聲張正義的著名信件。

  據《譚震林傳》(浙江人民出版社1992年)一書披露,針對江青揚言“要造毛主席的反”,譚震林曾經對李富春等人說過:“我們革命幾十年,見過誰這樣對待毛主席的?江青連政治局委員都不是,她有什么資格到政治局會議上吵吵嚷嚷?毛主席是全黨的主席,她憑什么用潑婦罵街的語言,這樣肆無忌憚?!”(P355)看起來,在與毛主席關系上,譚震林自認為關系更近也更有資格說話,甚至還能夠全黨的名義發言——這就相當于是譚震林自以為能夠以大股東的資格身份,去壓制或者取消江青作為“小股東”的批評權了。

  譚震林說“江青在政治局會議上”什么的,這個如果有錯的話,那顯然就是周總理的“鍋”了。是周總理鑒于文革的局勢發展,大量群眾運動與各級黨政干部產生嚴重沖突,相關事務的商討處理不可能繼續在從前的組織建構內部解決,需要文革小組成員出席碰頭會,來共同討論處理各地的文革事務。江青有機會與政治局委員或常委一起開會,就源于這個新的碰頭會方式,譚震林這個不滿意,顯然是針對周總理的“不同政見”。

  據戚本禹回憶,主席就譚震林的惡意攀比,對江青當面給出過評價(大意):你要是有武則天那兩下子就好了,你恐怕連慈禧太后都不如。為此,江青曾經大哭一場——竟然官場“才干”評價分這么低,后來,江青自己也公開承認她本人的才干不如武則天。

  江青在1976年的一次講話中間,對官場這一類攀附謠言進行過一次正面回應,她說:“鄧小平整我,是有政治陰謀的,是對主席。別人造謠我是武則天。我說,在階級問題上,我比她先進;但在才干上,我不及她。他們沒有歷史知識,就是想拿舊社會那個傳統觀念來來對付這兩位封建的大的女政治家。她們比男人還厲害,而且是法家。我才干不及她們,確實不及。我就是一個馬前卒,過了河,不回頭。我感到光榮,在這一盤棋上,我是個卒啊,我光榮。有人寫信給林彪說我是武則天,有人又說是呂后。我也不勝榮幸之至。”“他們就是用下流的東西誹謗武則天,誹謗呂后,誹謗我目的是誹謗主席嘛?;褂斜日飧齷估骱Φ?,我就不能說了。這個事情涉及到主席,你們也不要去擴散。”【江青在打招呼會議期間擅自召集的十二省、區會議上的講話記錄稿(一九七六年三月二日),載國防大學黨史黨建政工教研室編輯《“文化大革命”研究資料》1988年,第384頁】

  在同一次講話中間,江青還公開表達對一些半文盲高官的鄙視,說他們不懂歷史,卑視那些僅憑借“舊社會傳統觀念”下論斷的發言人;她說自己對歷史下過功夫,還引證新舊唐書的有關記載、武氏子孫當權及其正面評價武則天的事實,表示自己也給武則天以正面評價。

  有趣的是,在1976年年底的一次會議講話中間,譚震林依然堅持“江青反對毛主席”的判斷:“為什么主席夫人會反對主席呢?其實,主席早就和她決裂,同她分開了,毛主席看了江青同威克特夫人的談話以后,就寫了分道揚鑣的指示。當時總理主持中央政治局工作,也患了重病,沒有實行。”【見附錄二】

  譚震林提到的那個“分道揚鑣的指示”,到底是否存在過?是大有疑問的。1975年開始,就有一些廣為流傳的傳言,其大致內容是“香港出版的《紅都女皇》……出版后,據說新華社香港分社當時就報告給了中央,中央有關領導在審讀后認為此書的內容與江青1972年8月同維特克夫人的談話內容一致,于是斷定此書即維特克夫人著作的中文版,隨即呈報給毛澤東(一說是經由鄧小平,一說是經由汪東興)。毛澤東閱后批示道:‘孤陋寡聞,愚昧無知,立即攆出政治局,分道揚鑣。’這件事,在1975年流傳甚廣,當然,更是大快人心。……又據范碩著《葉劍英在非常時期》一書記載:《紅都女皇》出版后,中央命令我外交人員不惜重金,買下版權,并將書火速送回國內,上呈毛澤東。毛澤東閱后大怒,遂寫下那條批示。至于后來為什么沒有照此處理江青,是周恩來認為毛澤東不過是在氣頭上,其實并不是真心要處理江青,于是對毛澤東的批示予以‘暫緩執行’,最后不了了之。”

  【網址://history.sohu.com/20151008/n422726191.shtml】

  在江青被抓進秦城監獄之后,這本從未出版過或者存在過的《紅都女皇》一書,反倒成了她野心巨大的最有力的證據,官場中間還以此為中心展開了頗有規模的謠言政治舉措。

  不過,較為靠譜的事實是:香港從未出版過《紅都女皇》一書,毛澤東當然也不可能看到,也不可能對不存在的書及其內容進行批示,這樣一來,周總理也就不可能對于對于沒有存在過的“指示”予以“暫緩執行”了。

  至于維特克的《江青同志》一書,倒真有其事,不過是直到江青進監獄之后的1977年,才在美國出英文版。謠言史學名家葉永烈在《江青傳》中間言之鑿鑿,說:“毛澤東確實尖銳地批評了江青對維特克的談話。當毛澤東得知《江青同志》在西方出版,曾頗為震怒。”若真個如此,1976年去世的毛澤東能夠對1977年才發生的事情表示看法,那就是標準的未卜先知了。

  實際上,《江青同志》的中文譯本,直到2006年才由香港星克爾出版社出版。不過,這本書實際上也挺差的,西方人研究中國的政治和歷史,其背景交代只能夠說是“稀爛”,原因不在于別的——很少有人語言文字過關且愿意投入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搜集靠譜的材料,維特克一書中間,凡屬她自己追加的歷史背景交代均慘不忍睹,諸如此類的“瞎說”占據著相當高的比例——“1962年9月由她起草的《五一六通知》提交八屆十二中全會”“1962年秋開展了社會主義整風運動”等(中文版P299、300)

  依據江青生前的公開講話,以及她得到過的材料,把她比作武則天或者呂后,原本是一些官場人物利用“傳統觀念”,借以貶低江青參政的政治修辭手法。但等到1976年10月江青被抓之后,事情就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翻轉,依據報章大批判文章作者們的鐵口直斷,以及謠言史學名家們的“權威定論”:江青要在她的大靠山毛主席倒了之后,完成個人抱負(或野心)的逆天升級——現在是江青自己自比武則天,甚至還要算黨奪權當女皇了。另一位謠言史學名家嚴家其在其發行量頗大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中間,就好像他是江青授權的唯一發言人似的,不提供任何引文和證據,直接進行如此這般的“權威發布”:“江青一直把自己比作呂后,”“天津知道江青更愿將自己比作武則天,”“江青把呂后、武則天盡量與自己拉在一起,以滿足她那無法抑制的作女皇的欲念。”【嚴家其等《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天津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512、513、517頁】

  很顯然,各路大批判文章作者,代理江青聲稱其“自比武則天”“想要當女皇”什么的,這些都不曾得到過江青本人的事先授權和事后追認。不過,說江青本人如何看待毛主席身后自己的處境,這倒真有此事,依據相對靠譜的信息來源這個預計是相當悲觀的,與大批判文章作者們聲言的“女皇”預期,截然相反。

中央“王張江姚專案組”1976年12月權威發布的張玉鳳揭發材料(影音件及文字)

  據張玉鳳揭發,早在1973年江青就跟她說過,自己的出路無非有二:一是將來準備砍頭坐牢,這個她不怕;二是把她不死不活地養著,這個難應付一點。也就是說,因為支持過群眾造反事業,江青明確認識到自己早已經成為整個官場的對立面了,加之她對鄧小平等人一貫評價極低(在打招呼講話中間用過“殘酷”“毒辣”等詞匯),因此對未來并無過高期待。

  依據有據可查的文獻資料,江青承認過自己才干不如武則天,同時還準確預測到自己結局不妙;因此,也就不可能還存有各種虛無縹緲的野心或者奢望——諸如要第二個當武則天或者女皇之類,這一點應該是確鑿可信的。

  二〇二〇年一月十四日

  附錄一:譚震林給林彪的信,引自宋永毅主編《中國文化大革命文庫》(第三版)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2010年

  譚震林給林彪的一封信及林彪和毛澤東的批語

  譚震林 林彪 毛澤東

  1967.02.17

  林彪將此信送毛澤東閱,并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信中說:“主席:譚震林最近的思想竟糊涂墮落到如此地步,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毛澤東批示:“已閱”,“恩來同志閱,退林彪同志”。

  昨天碰頭會議上,是我第三次反擊,第一次是上前天在電話中,第二次是昨天一早寫了一封信。我所以要如此,是到忍無可忍的地步。他們不聽主席的指示,當著主席的面說:“我要造你的反”。他們把主席放在什么地位,真比武則天還兇。他們根本不作階級分析,手段毒辣是黨內沒有見過的。一句話,把一個人的政治生命送掉了,名之曰‘沖口而出’,陶鑄、劉志堅、唐平鑄等等,一系列人的政治生命都是如此斷送的。對于這些的錯誤批評過嗎,只批評陶鑄,其他人都未批評,而且,批評陶鑄為時很短,根本不給人改過的機會。老干部,省級以上的高級干部,除了在軍隊的,住在中南海的,幾乎都挨了斗,戴了高帽,坐了飛機,身體垮了,弄得妻離子散,傾家蕩產的人不少,譚啟龍、江華就是如此。我們黨被丑化到無以復加了。北京《群丑圖》出籠后,上海、西安照辦。真正的修正主義、反革命分子,倒得到?;?。這些無人過問,他們有興趣的是打老干部,只要你有一點過錯,抓住不放,非打死你不可。……我想了好久,最后下了決心,準備犧牲。但我決不自殺,也不叛國,但決不允許他們,再如此蠻干。

  總理,已被他們整得夠嗆了,總理胸襟寬,想得開,忍下去,等候等候。等到何時,難道,等到所有老干部都倒下去了再說嗎。不行,不行,一萬個不行。這個反,我造定了,下定決心,準備犧牲,斗下去。拼下去。請你放心,我不會自殺。

  附錄二:譚震林等人在四屆人大三次會議上的講話(出處同上)

  李先念陳云譚震林在四屆人大常委會第三次會議上的講話(部分摘錄)

  李先念 陳云 譚震林

  1976.12.02

  〖時間:下午,記錄摘要?!?/p>

  陳云副委員長(12月2日在小組會上發言)說:

  講三點意見:一、以華國鋒同志為首的黨中央采取果斷措施,一舉粉碎了“四人幫”。這在我們黨的歷史上是一件大事。它關系到我們黨和國家的命運。這件事的意義重大,只有創立井崗山根據地和遵義會議確立毛主席在全黨的地位這兩件事可以相比。二、要徹底揭發批判“四人幫”,還要做很多工作,做長期工作。這是因為我國有八億人口,要使人人明白是不容易的事。有些人思想上不明白,江青是主席的夫人,她怎么會反對主席呢?因此要很好地揭發,很好地宣傳。三、人大常委會有不少年輕同志。剛才許多同志都講自己受了“四人幫”的影響,犯了錯誤,作了自我批評。這樣做很好,我們在工作中犯錯誤,甚至犯路線錯誤是很難避免的。犯錯誤不要緊,這要給同志們鼓勵。問題是要善于從錯誤中學習。我自己在歷史上犯過很多錯誤,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的錯誤路線,我是有分的。犯錯誤不要緊,認識錯誤,改了就是了。

  譚震林副委員長(12月2日在小組會上發言)說:

  我補充一點意見:就是我們要充分認識華國鋒同志當我黨的領袖是當之無愧的。他的確是我黨的英明領袖。我以前不認識華國鋒同志,我是從他主持中央工作以來,特別是解決“四人幫”的實踐中確認了這一點。毛主席很早就認識了華國鋒同志,從實際工作中對他進行了考查。1959年毛主席回韶山時就認識了他,他當時擔任湘潭地委書記,主席評價了他的領導工作。接著毛主席親自提議華國鋒同志任湖南省委第一書記,仍兼任地委書記工作,毛主席對華國鋒同志作為黨的領袖和接班人有全面評價,我就不多講了。

  剛才陳云同志講,有些同志可能想不通:為什么主席夫人會反對主席呢?其實,主席早就和她決裂,同她分開了,毛主席看了江青同威克特夫人的談話以后,就寫了分道揚鑣的指示。當時總理主持中央政治局工作,也患了重病,沒有實行???,鄧小平是批了“四人幫”的。所以,江青說她在政治局挨了斗。但是碰到了困難,“四人幫”不承認錯誤,鄧小平就沒有堅持斗爭,說“算了吧”!主席批評鄧小平沒有以階級斗爭為綱,就是指他沒有堅持同“四人幫”斗爭。在這種情況下,主席就決定了讓華國鋒同志作接班人。要粉碎“四人幫”可不是容易的事。“四人幫”很傲慢,誰都不在眼里。主席說過:“他們不聽我的。”要粉碎他們,不但要下大決心;有很大的魄力,而且要很機敏,當機立斷?;饗椎牡持醒胍匝咐撞患把詼?,在十月六日解決了“四人幫”。告訴同志們,如果遲一下也不行。他們已計劃好十月七日在長沙舉行百萬人大會批判所謂的修正主義,華國鋒同志,接著就在上海響應,然后“四人幫”在北京奪權。然而華國鋒同志機敏地,果斷地采取措施,不費一槍一炮,粉碎了他們篡黨奪陰謀。當時的情況真是千鈞一發呀,事實充分證明了華國鋒同志確實是我黨的英明領袖。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imfth.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ganrao} 有坂深雪作品在线观看 冲田梨杏 ed2k无码番号 女主被虐很惨的av 赤井美月 幸运龙宝贝 股票融资公司咨询推荐大牛时代 灰熊vs火箭视频直播 曰本一本道理伦片 武汉沐足2018 人与马性行交俄罗斯 幸运农场 银川按摩会馆 a片伦理电影下载 快乐8 银川沐足店怎么玩 nba湖人vs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