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缘园最快的即时比分:孫錫良:誰是我們的朋友?

2019-12-13 16:00:5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孫錫良
點擊:    評論: (查看)

雪缘园即时直播 www.imfth.com.cn   

  毛主席在其《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中提到:“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

  最近,有不少網友批評我時套用了主席的光輝思想,指責我不該否定“李洪元陰謀論”。

  事實上,我自始至終沒有在“李洪元事件”上指責華為,只強調依法處理。就算這樣,也被大家認定我在間接支持“道德敗壞”的小人李洪元,是在配合美國陰謀消滅華為。

  主席的光輝思想為何而寫?為革命而寫。革命的過程,必須分清什么?階級構成。

  要搞清楚“誰”的問題,必須先搞清楚“我們”的界定。“我們”不是一個籠統的概念,它具有階級性,“我們”并不等于“中國人”。

  主席在對敵友做甄別之前,先把中國各階級做了科學而又細致的分析,沒有隨意混用革命與被革命的對象?;瘓浠敖?,毛澤東思想跟馬克思主義一樣,沒有超階級的朋友,如果要遵從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分析實際問題,毫無疑問也要進行階層劃分,絕不可以把“我們”等同于“中國人”。

  要對今日中國各階級進行科學的分析,實在有些困難,或者說很不方便,我只能講,分層是明顯的,層與層的差別,各層內部再細分的差別,都顯示出相當復雜的利益矛盾,暫且只能用舉例進行簡述。

  比如說,李嘉誠,潘石屹,吳小暉,馬云,王建林,等等,都是中國人,但我跟他們構不成“我們”,這些人的企業破產與興盛不會影響我的思想波動,我沒有同他們并肩戰斗的任何可能。即使他們都被美國打敗,我也不認為我有必要跟他們站在一起。

  再比如說,茅于軾,賀衛方,于建嶸,沈志華,等人,雖然有部分重合點,但我跟他們也構不成“我們”,信仰是完全沖突的,團結的主要隊伍也是沖突的。

  再再比如,五十來個經濟精英,組個大圈子,思想和行動都能深刻影響時代,對十幾億人產生著非常密切的影響。但可以肯定,我跟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構成“我們”,因為他們的思想里全是世行方案,馬著不過是行文的需要。

  至于任正非先生,我可能根本就沒有資格跟他組成“我們”,相互沒有敵友之分,對他的任何是與非,我都只想就事論事,居心中正,絕不站隊,對他公司發生的事,不會隨意上升到民族矛盾和國家立場,產品要用,精神獨立。

  我心中的“我們”大致包含些什么?

  整個社會的弱勢群體,都跟我有構成“我們”的整體可能性,工人和農民是天然的階級兄弟。知識分子則要進行細分,部分人是反動的,或者說是反多數人的,可以劃成敵人。小資產階級多數可以構成“我們”,少數是官僚買辦的附庸,沒有構成“我們”的必要。中產階級,分化嚴重,極右和極左也許是隱性敵人,中左翼才是我的朋友。

  從階級社會發展的長期進程看,搞清楚了“我們”的分類,才能真正明白該團結誰和反對誰,絕不是簡單地把一切內部紛爭和外部紛爭都納入到民族矛盾和國家斗爭中去,把企業的內部矛盾直接上升為國家矛盾很容易造成撕裂現象,模糊內因和外因在主次作用上的關系,最后會造成忽略內部矛盾的決定性作用,壓住內部矛盾只有短期效果,不會有健康作用。

  相當一部分同志把李洪元的行為認定為與美國串謀消滅華為,甚至認定,不承認陰謀的人也是有意消滅華為。任正非同志最近也表示美國要消滅華為??此仆騁壞慕崧?,其實有著不一樣的可性度。任先生說美國想消滅華為,這是毫無疑問的,美國不但想消滅華為,中國任何對美構成挑戰的戰略優先項目都是美國想消滅的對象,這是基于兩強爭雄的客觀認定。與此相對應,我們是否也很想消滅美國的優勢項目呢?恐怕也有這方面的思維,至少在我心中是有的,我希望美帝的霸權軍隊也能被消滅。罵人網友口中的“消滅”顯然不是同一回事,他們把國內的批評者都視為跟美國站在一起的敵人,也就是講,國人不能批評華為,誰批評,誰就是美國的朋友。

  很多文章認定,網絡在一邊倒批斗華為,我不得花一晚加一上午的時間在網上閱讀大量有關“李洪元事件”的文章,各類網站都有,各種文章都有。讀完以后,我看到,幾乎所有文章后面的評論都是正反混雜,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一邊倒批華為,既有批評,也有力挺,因為是負面新聞,部分文章后面的批評聲音可能稍占點優勢,如此而已,怎么就被說成“一邊倒批華為”呢?有個網友罵我:“你瞎了狗眼嗎?這么多人批華為還不是美國的陰謀?還不是有預謀的行動?李洪元品德那么壞,你居然不認為他有陰謀,可見你道德也很低下。”我沒有做太多辯論,只是回復:“批評的人多了,就是陰謀?,那贊美的人很多,又是什么呢?華為的狼性文化之下,出個狼性李洪元不也正常嗎?”

  從網絡的整體環境看華為,支持和贊美的聲音絕對占上風,可能是因為前期贊美太多,一遇負面新聞,批評多了點,結果在感覺上有不適應的?;?。我講過一個觀點:對待華為,要象對待獨生子女,既要愛,又不能溺愛,該贊贊,該批批,使其變堅強,不致其脆弱。

  如何看待針對華為的“消滅論”呢?

  我個人是這么看的,決定華為生死的還是華為本身,不是美國,更不是所謂的國內“敵人”。

  美國想消滅華為,就能消滅?

  有些網友跟我科普5G的戰略價值,講美國想消滅華為的目的就是要消滅中國的5G,因為5G對未來的世界影響巨大。

  我不辯論,只是在想,華為已經擁有了5G,并且是世界上最好的(華為是這樣宣傳的),而美國卻沒有5G通信商,美國怎么消滅華為?難道還能阻止華為生產5G產品?美國極盡心機地打壓華為海外市場,華為照樣能獲得大量訂單。退一萬步講,即使在海外非常被動,華為也有突破口,有最好的技術,又有如此高的戰略價值,那就盡快把中國5G這張大網做成令世界羨慕的樣本,倘能如此,我不相信全世界都拒絕華為,關鍵問題是你能否讓中國5G這張網成為范本?你擁有世界最好的產品,結果被人家給消滅了,問題出在哪里?

  美國若能消滅華為,唯一可能的原因是華為還在軟硬件核心技術上依賴美國。然而,據任先生多次宣言,華為已經在軟硬件方面完全可以擺脫美國,操作系統是自己的,芯片也是自己的,完全能夠獨立自主,那還怕什么?中國的原子彈和氫彈成功之后,美國還能消滅中國核事業嗎?說消滅華為手機有可能,消滅華為的5G通信制造能力按理是不可能的。

  有人認為,即使不依賴美國,美國也可以消滅華為,因為它會要求所有國際供應商斷供華為,并且讓全世界都不用華為產品。

  這也不可能,美國雖然可以左右很多盟友,但無法達到一手遮天,俄羅斯軍工被美歐陰謀消滅了多年,至今還是沒有達到目的,俄國的先進武器在世界上的份額仍然不小,俄國的尖端武器仍然令美國頭痛。如果美國真的憑自己本領消滅了華為,那我們是否應該反思一下,當年那么困難,封鎖那么嚴密,中國不照樣被一大幫朋友抬進了聯合國?并不是全世界都與我為敵嘛!今天,有這么好的物質條件,怎么會被世界孤立?

  美國,既是我們的敵人,又是我們的老師,它在圍打我們的時候,我們也可以從它身上學習很多東西,并且能檢查出我們自己的不足。

  美國做出了原創東西,它是怎么讓世界接受的?它是怎么讓世人生死相依的?

  更廣泛的科技暫且不談,就拿與當代及未來密切相關的信息生活來講,我們要向美國學習先進做法。美國人最先做出電子計算機,慢慢用于軍事和普通生產生活,效能非常好,然后,全世界都想要,即使是敵人,都想盡辦法擁有。微軟,搞出windows操作系統,你或買正版,或用盜版,反正就是想用,因為它比DOS好多了,不需要廣告。美國人做出第一臺蜂窩手機,慢慢進步升級,通用手機出現了,先是按鍵的,后是智能的,再然后,全人類慢慢都用上了,雖然美國不再是手機第一生產大國,但如果它認為還想做,誰能消滅它?互聯網,是影響人類最深刻的現代技術,美國人最先搞出來,先軍后民,然后全世界,在可見的未來,世界仍然離不開它,全人類仍然離不開它,一方面,你看到了美國的霸權性,另一方面,你應該也看到了它對人類的貢獻。

  我舉上述那些例子,主要想說明什么?其一,說明美國的原始創新能力強是其科技霸權的心理基礎,它改變了人類生活方式,所以,它渴望這種貢獻能維持其更長久的被尊重。其二,美國某些產品流向世界包含有“水往低處流”的自然溢出效應,不必推廣,不怕遏制,而華為的產品目前還只是徒弟對師傅的局部超越,沒有唯一性,不能自然溢出,只能在競爭中生存。

  回到華為,回到中國,我們要思考什么?

  要學會謙虛,我們在技術上的微小進步讓國人在思想上實現了無休止的盲目膨脹,所有表征驕傲的最耀眼詞匯這幾年都被用盡了,這與我們取得的真實科技貢獻是完全不匹配的,很多的敵人是自己造出來的,不是天然的。有關這個方面,我非常贊同饒毅教授的觀點,他認為,中國人對科技文明沒有作出多大貢獻。罵他的人很多,引用的證據非??尚?,要么是中國創造了幾千年文明,要么是有四大發明,要么把清朝的封閉當成結果落后的理由。邏輯混亂,思想僵化,不尊重實事。大家要搞清楚,今日中國在操作系統、芯片及互聯網上的成就是得益于他人的開放和開源,與新中國前幾十年受封鎖狀態下獨立自主取得“兩彈一星”的成就不是一回事,不能太張揚驕傲,還是要學會低調,不要動不動就讓世界如何如何。

  朋友,有活性朋友,那就是人類,也有物化朋友,那就是人類產品?;钚耘笥?,需要有利益共生性,需要有信仰相似性。物化朋友,不一定受支配,它可能是科技魔力的結果。比如計算機和手機,你明知它是美國鬼子搞的,但必須用,不用受不了,有些年輕人,智能手機比父母還重要,你能說它不是朋友嗎?比如說互聯網,已經影響了人類幾十年,未來幾十幾百年,它可能還是人類普遍的附屬品,離開它,就離開了生活,它不就是人類最重要的朋友嗎?可以這么講,誰剝奪了你使用手機和互聯網的終生權利,誰肯定就是你的敵人。創造物化朋友的人具有敵友性,但物化朋友本身具有生活中性,你可以主觀敵視背后的人,但客觀上無法拒絕物化朋友。從這個意義上講,如果華為擁有世界領先且讓人類喜愛的原創好產品,美國沒有任何消滅華為的可能性。

  最后,我還得回到“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話題上面來,到底誰是“我們”?階級社會中的朋友又是誰?

  我們,從國內看,就是具有同一階級屬性的集合體,其它階級,可能是朋友,也可能是敵人。從世界范圍看,既有國際階級性,又有國家民族性,狹隘地理解,國家民族性高于國際階級性,理想化思考,國際階級性高于國家民族性,在國家實體仍處于弱肉強食的現階段,國家民族性顯然高于國際階級性。也就是說,各國各階級對世界性階級大團結仍然無聯合自覺性,更愿意把民族利益置于人類普遍性階級利益之上。

  雖然國家民族性仍居階級利益之上,是否意味著國家間所有層面的矛盾都是民族矛盾?我個人不這么認為。民族矛盾,是全局性矛盾,是核心主權的矛盾。企業矛盾是否屬于民族矛盾?恐怕暫不能這么認定。美方在拒絕我們企業的同時,我們曾經或現在是否也有拒絕對方國家企業進入的對等操作?如果有,也許只能算是對等性爭端,而非全民族的斗爭。雙方談判,是否可以從“對等開放”的立場出發?如果中方愿意對等操作,而美國只愿意單向打壓并試圖消滅中方企業,那就是國家霸權主義,企業矛盾也就自動上升為國家和民族矛盾,“我們”就擴大到中華民族這個集合體了。

  任何企業,國際朋友的交往,既靠自己的產品認同,更靠國家的友誼投入,國際朋友少了,該思考的是大問題,親近你,疏遠你,都是有原因的。國內朋友的獲得,也不是憑空就有的,產品做得再好,如果你的企業文化脫離了多數人,仍然會變成孤家寡人,不會出現強迫的統一輿情。最近,高通公布了2020年芯片供貨合作者名單,除華為以外,國內所有手機廠商全部與高通緊密結合,華為和國內廠商未能實現“我們”的利益共同體,除同業競爭的因素之外,還有什么值得思考?

  任何事物,都有生命周期,消亡是遲早的事,所有的消亡都是以內因為主,美國的原創科技產業也可能率先消亡,只要其內部失去了繼續發展的動力,生得早,可能死得也早。

  誰都可能是我們的朋友,誰都可能變成我們的敵人,沒有“永遠”一說。時間的長短,取決于利益的共生性,沒有共同利益,朋友就一定要分裂,這里所講的利益不只是經濟,而是更廣泛的階級利益。敵人不能隨便定性,朋友也不能隨便定性,找準了“我們”,對所有問題的分析才能經得起時間的檢驗。

  毛澤東思想是影響深遠的指導性思想,具有鮮明的階級性和人民性,并不是短視的斗爭工具,不能一遇問題就引用毛主席名言??谷照秸逼?,蔣介石犯了錯誤,照樣對其展開批評,絕不會因民族矛盾的存在而忽略內部矛盾。今天或者今后,在判斷事物對錯的問題上,我們應該科學運用偉人的思想,而不應該生硬地照搬。

  任何民族企業,只要具有人民性,都會是我們的朋友。

  附言:

  1,俄羅斯被禁止在4年內參加國際體育比賽。評:興奮劑,對體育運動事業是一大危害,對運動員也是一大危害,但不得不說,興奮劑是國際性問題,不只是俄國的問題,科技越發達的國家,興奮劑可能越普遍,美國是源頭。這件事告訴中國人,“體育與政治無關”的說法是幼稚可笑的,體育已成政治附屬品。奧運會分裂也是一種選擇,各玩各的,多搞點全民健身。

  2,網友嘲笑我沒有大格局,原因是我不能把華為事件上升到中美斗爭的高度。答復一下:簡單看了一下高人文章,沒看出有多大格局,要說中美對決,我十年前就寫進了書里,政治、經濟、文化、科學、宗教、金融、國際組織、國際熱點、新絲綢之路等等問題都講到了,且以中美斗爭為主線。近十年的熱點話題應該在書中都可以找到,以致我不太再想寫中美斗爭的文章。

  3,有人問黃奇凡先生的“三七論”如何理解?答:我沒辦法做考證,但我對黃先生提到的廣東和浙江私營企業跟全國差不多且都不超不過七成的結論有懷疑,他說七成是不可超越的天花板,是當前最合適的所有制結構,這需要更精確數據論證,也需要時間檢驗。

  寫于2019年12月11日星期三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imfth.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