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缘园世界杯:朱樹松:養生不是吃藥

2019-12-12 09:44:00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朱樹松
點擊:    評論: (查看)

雪缘园即时直播 www.imfth.com.cn   “是藥三分毒”,這是中國人都明白的一個道理。這個道理,雖然是中國民間傳下來的俗話,卻是常理,對西藥言更是確切不過了。西藥的毒副作用自不必說,不懂藥的看看那些藥品說明上的注意事項、不良反應與禁忌就能明白個大概。正因為現代社會基本上是一個推行西藥化學的社會,人們的認識都偏留在化學實驗“結果”的定論上,所以,這個道理在時下,卻對基本上不能以化學來“定性”的中草藥產生了“錯覺”。在西醫化學的影響下,大都認為中藥的毒副作用小,甚至沒有,不過是一把草,是可以隨便吃的。而且,還可以當作具有養生作用的“食物”,所以就出現了在養生食品中濫用中草藥的現象。殊不知,“是藥三分毒”的初衷就是針對中草藥而說的。中草藥就是以其自身的“毒”(藥性)性才去治療病體的,使病體在藥物“毒”性的作用下恢復平衡,即恢復正常狀態。所以,藥就是藥,藥是治病的,就不可亂吃。有病吃藥,中病即止,是正常。無病吃藥就不正常了。

  人們對于養生,有一個極其錯誤的認識,那就是把養生視同于藥補。一說起養生來,就會大談吃補藥的問題。養生是什么?養生就是立足本土,勿攀異習;莫逆季節,順時生活。以最自然的狀態“歸心靜默”維護生命,把日常的生活回歸到自然規律中去(尤其是現代化學化了的生活),使生命的本能發揮到最佳的狀態。古云:“避風如避箭,避色如避亂;加減逐時衣,少餐申后飯”,“養生以不損為延年之術,不損以為有補衛生之經”,是真正的養生;養生大多是針對身體正常的人而言的,當然,也不排除有病的人。有病的人在服藥病愈后,為了保持身體的正常狀態,不致再出現、或盡量少出現病患,應當養生。而藥補卻不是了,藥補是生命體有了偏差,出現了需要用藥去補的虛弱癥象,才可以施以藥補的,是用藥的“毒”性力量把身體出現的偏差糾正過來。病大都是因為生命偏離了正常規律而出現的異常現象。所以,養生并不是單純吃補藥。

  現在,由于化學思維方式所左右,加之宣傳的偏極,或因利益的驅使,把藥的藥用功能混同于養生去談,把治病等同于養生,以致把不懂藥理而有養生心理(趨吉)的群體的欲望調動起來,形成了以藥補為養生的“服藥”大軍。那些以利益為目的的養生品制造商,把混上中藥的什么食品裝璜精良、象傳教士一般地作著只好無壞的強勢宣傳,誤導著那些不懂藥性的良知。筆者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前些年,在筆者長輩的鄰居中,有一位離休干部,雖然身體硬朗,精神爽快。也不知哪一天開始,他突然迷上了那些以養生保健為借口,實則牟利為目的的璜舌商人的養生品(其實是藥補)。不惜重金購買那些說明中含有滋補功能中草藥等為主要成分的養生食品。并還熱情的為鄰居宣傳,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經銷商呢。其結果怎樣呢,初服渾身是勁,再服頭暈腦脹。這時還不聽好心人的勸阻,一心忠誠于推銷商宣傳,還以為自己是年老太虛,最終導致猝死街頭。對此,醫院仍以心腦血管突發意外為病因所致,就是不往養生補品上去想,這是多么悲哀的事啊!所以,凡是能阻擋隨便吃藥的任何一點微小的機會,筆者都會不遺余力地去規勸:千萬不要亂吃藥啊!

  僅就中藥的上品,號稱百草之王的人參而言,其功能重在補虛救脫,人參補虛的藥用效果是“魁”于諸補虛藥的。在需要用人參補虛的藥方中,人參當用在常用量上,不可大用,不可單用。而在救脫(搶救)時,人參是可大劑量單方一次性應用的(也要視患者的實際情況),使患者能起死回生。一旦藥效發揮作用,患者被搶救過來,人參的劑量就要要減下來,或到常量,或者停服。對于人參的應用也是因病而異的,簡單的說,虛癥當分陰陽氣血,有陰虛和陽虛、氣虛和血虛之分。所以,即便是虛癥也不一定非人參不可,如果錯用,南轅北轍,還會造成很大的損害。人參補虛,屬于補氣藥的范疇。補氣藥能增強人體的生理功能和體力,起到強壯身體的作用。用人參補虛,前提是要有氣虛所造成的病。人的氣虛,一般主要表現的是肺脾氣虛。肺主一身之氣,如肺氣不足,則表現為懶言、語輕、少氣、氣短、自汗等;脾為后天之本,生化之源,如脾氣虛則會出現食欲不振、大便泄瀉、身體倦怠、四肢無力等。而人參味甘、微苦,性溫,入脾肺二經,補益脾肺正氣,正應對此癥。如重病虛極欲脫,可用重用人參一味,濃煎服汁,便可奏良效,使患者及時得到救治的機會。但這是治病,而且還要中病即止,不需要西醫所說的“再鞏固鞏固”的持續服上幾天,或是一段時間,如此,偏矣,又會因多服、久服而造成因藥所致的病患。

  人參雖好,必遵醫囑,無病不可亂服,亂服傷人。輕則胸腹脹滿,頭暈心慌,氣血妄行,神志煩躁等。重則還會出現猶如“虛癥”一般的現象(過量后的一些癥狀,從外觀看,或從西醫儀器診斷會與虛癥相似。這就是過似不及),如脈緩阻滯,項強舌硬,氣短難言,反應遲鈍,神志愣怔,悶脹難臥,不得行立等。更甚者,或可奪人性命。如前文所言的那位鄰居,就是如此。即便有病,也應對癥,切忌亂來。

  中藥就是中藥,中藥是中醫施治的重要組成部分和治療疾病的具體藥物。筆者曾經在《中醫亂彈》中說:“中藥是‘原生態’,大多是天然的植物、動物和礦物,以植物為主,故有‘草本’之說。有的是使用原物入藥,有的是經過中醫特有的炮制方法加工后入藥。中藥的炮制是讓‘原生態’本性極致且安全的發揮,而不是‘化學’。”還在《一個早先就有的科學新發現》中說:“因為人種、地域和文化的差異,還是用‘自己’的辦法最適合、最好。因為,自己的辦法是因自己的需要創造的,千萬別老拿著別人的辦法說‘自己’”。令人更為可怕的是,有些西醫以西醫化學原理的用藥方式,給患者,或者是認為需要養生的人處方中藥,或是帶有中藥的養生食品,全然不知這中藥的危害性(有的連西醫也不是,是些連西醫藥理和中藥原理都不懂得自以為是的“養生專家”,甚或是經銷商)?;八檔秸飫?,筆者還是要說——養生不是吃藥!中藥也不是可以隨便吃得,隨便吃藥是可怕的,是要付出代價的。

  現在社會上最為流傳、也是更為可怕的就是,拿著治病的中藥,說著南轅北轍的化學理論,硬把中藥拉到了養生食物中去,還要添加到一些日常的食品里。在現實中的餐桌上(尤其是一些名酒店),少則一兩味,多則七八味,也不論配伍禁忌和藥性歸經,隨意添加到菜品中。而且宣傳的五花八門,沒有一個說中藥毒副作用的,好像中藥就是“大快朵頤”的食品一樣,尤其是那名貴而且藥效越好副作用就越大但能獲取高利的中藥,比如人參、枸杞、蟲草、桂皮、三七、蝎子等等,美其名曰:“養生藥膳”。試想一下,世界上哪有只有利益一面,沒有負面因素的好事。

  就人參來說,雖為上品,作為醫藥,都要對癥慎用,要是一旦成為食品,面對那些沒有中藥知識的廣大人群來說,那會出現怎樣的后果呢?不得而知(前面已述,不贅)。藥就是藥,不是食品,中國一直沒把人參作為食品的歷史,是歷代中醫界已經定論的,應該引起人們的重視。千萬不要把人參放在實驗室里“化學起來”,化學結果決然不會和傳統中醫的正副作用一樣的!實驗室里,化學不出來中藥的性味歸經陰陽功能來,只能得出“成分”。再說被人們認為很普通的蝎子,只聽到“治療風濕痹痛”的好處(權且不說食者有無此病),但當吃到肚子里的時候,可否知道“有風祛風,無風動風”的作用嗎?更遑論桂可枯木、蟲草絕陰、三七血妄、杞亂人性等等,別不多談。中藥的定論,是自然規律的定論,是人體應用的定論,是永恒的。它和西方醫學的定論是不一樣的,西方醫學的定論具有階段性,是以所謂的“發展”觀點可變的。中藥的性味歸經及功能是中國特有的“上蒼命人”從大自然的規律中“感悟”的,還有相當一部分是“上蒼命人”通過自身體驗出來的,絕非是那小老鼠可以“嘗試”出來的數字符號。否則,不會有“神農嘗本草,日遇七十毒”的故事,也不會有“李時珍嘗本草,寫就《本草綱目》”的故事。對此,就連西方科學家也不得不承認中藥的偉大,達爾文曾稱《本草綱目》是“1596年出版的百科全書”,李約瑟也稱李時珍所著《本草綱目》“登峰造極”“達到了同伽利略、維薩里的科學活動隔絕的任何科學家所不能達到的最高水平”。所以,筆者由衷地希望,人參等中藥是治病的藥,不要把它們再繼續以“養生”之由做為什么新研究的食品添加劑或食品,去填充那些逐漸廢除的化學“食品添加劑”或食材的“空白”……

  古人雖有:“大黃救人無功,人參害人無過”的說法,但這句話里有兩個關鍵的字卻讓人深思——一“救”一“害”,實則已經分明利害關系。其實,這句話亦可作“反語”來悟,也是古人對人參“害人”的總結。現在,千萬別曲解了古人的意思,一味把“無過”弘揚起來,卻把至關重要的“害人”忽視了。

  養生不是吃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imfth.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ganrao}